現地非洲豬瘟的最新變化與對策

供稿:豬豬俠

點(diǎn)擊:

A+A-

相關(guān)行業(yè): 獸藥

關(guān)鍵詞:

    我要投稿

    一、當前我國非洲豬瘟的一些臨床新變化

     

    1 呈現新的流行態(tài)勢

     

    根據調研,本輪疫情整體呈現區域散狀暴發(fā)和擴散,20239月在安徽和江蘇等地點(diǎn)狀發(fā)生;10月開(kāi)始在河南、山東、河北等地區域性暴發(fā)并向外擴散;11月之后,華中和華南多地開(kāi)始暴發(fā);12月份進(jìn)一步向西南等地擴散,小規模場(chǎng)戶(hù)發(fā)生率高、損失大,推動(dòng)了生豬產(chǎn)能去化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2 呈現新的流行特點(diǎn)

     

    本次疫情臨床表現復雜,但整體沒(méi)有造成養豬產(chǎn)業(yè)的“傷筋動(dòng)骨”;感染情況復雜,檢測出的嵌合或者混合感染比率較高,難以早發(fā)現,局地一些長(cháng)期穩定的場(chǎng)線(xiàn)也出現感染情況,從臨床癥狀不典型豬只中可檢測出高載量病毒,環(huán)境污染嚴重,豬場(chǎng)區域、豬舍內外小環(huán)境等病毒檢出增多,難以處置,造成巨大損失;即使鑒別為野毒單獨感染的案例,發(fā)現時(shí)污染面已經(jīng)較大,難以“拔牙”。

     

    近來(lái),氣溶膠傳播引起大家的關(guān)注。大量研究表明,短距離氣溶膠傳播確實(shí)存在。部分區域,因為周邊疫情大量發(fā)生,造成“大水漫灌”,導致場(chǎng)區難以幸免,且在場(chǎng)內外環(huán)境中都可以檢測到非洲豬瘟病毒。臨床實(shí)踐中,空氣過(guò)濾能降低非洲豬瘟感染幾率,但不能完全避免感染發(fā)生。豬場(chǎng)本身的生物安全防控能力是決定非瘟防控的關(guān)鍵因素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3“麻花重組”病毒牽動(dòng)人心

     

    據報道,重組病毒有10個(gè)片段來(lái)自基因I型、10個(gè)片段來(lái)自基因II型,交替重組,類(lèi)似“麻花”,對豬只具有高致病性和傳播性,且以基因II型為基礎的減毒活疫苗無(wú)法保護豬只免受重組病毒的感染。雖然臨床上反映疫情嚴重,無(wú)論是強毒或弱毒單純感染案例,還是混合感染案例都難以處理,損失較大。但從官方、專(zhuān)家和臨床一線(xiàn)反饋,所謂的“麻花重組”病毒案例,其實(shí)與混合感染的案例特征基本一致。臨床常規防控方案基本上還是管用的。臨床監測數據表明,早在本輪疫情暴發(fā)前,相關(guān)的嵌合病毒就有一定的檢出比率,且本輪疫情暴發(fā)時(shí),臨床嵌合病毒的檢出并沒(méi)有劇烈的變化。另外,該病毒早在2021年末和2022年初就在不同省份被發(fā)現、報道,因此,所謂“麻花重組”病毒不是本輪非洲豬瘟疫情暴發(fā)的主因,但需要持續關(guān)注,同時(shí)不要將臨床混合感染和“麻花重組”病毒感染情況相混淆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二、非洲豬瘟防控策略基本沒(méi)有變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1 防控方式和方法基本沒(méi)變

     

    多位行業(yè)專(zhuān)家明確表示,雖然臨床疫情復雜了,難以防控,但是嵌合病毒不是引起當前疫情區域流行的主因。整體的認知就是當前非洲豬瘟疫情傳播方式、感染途徑、臨床檢測方案、病原本身、防控策略整體上沒(méi)有變。局部區域疫情嚴峻,是因為生物安全“赤字”或者局部區域“大水漫灌”導致的非洲豬瘟疫情的發(fā)生。嚴格按照官方推薦方案、專(zhuān)家建議、結合自身實(shí)際情況,在原有防控系統上進(jìn)行完善,非洲豬瘟整體可防可控。長(cháng)期低迷的豬價(jià)以及年末寒冷天氣,讓當前非洲豬瘟防控情況變得更加復雜。近期,中國動(dòng)物疫病預防控制中心、四川省畜牧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和湖北省動(dòng)物疫病預防控制中心等機構就當前的非洲豬瘟疫情流行特點(diǎn)和防控方案進(jìn)行了指導(圖1),具體的文件可以自行查詢(xún)或者聯(lián)系作者索要。整體的防控方案和思路與行業(yè)共識一致,非常具體和貼近實(shí)際情況,具有指導意義,主要是突出了對復雜非洲豬瘟感染情況進(jìn)行季節性防控。

     

    bc9634f293fd941294d056bee9fd54cd_1708950975532016.png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1 不同方面提供的防控方案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2 不同群體針對非洲豬瘟疫苗的態(tài)度沒(méi)有變(表1

     

    1不同群體對非洲豬瘟疫苗常見(jiàn)心態(tài)

     

     140325c7c801a3d25dc951a5b0f66f32_1708950984288394.jpg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三、如何應對當前復雜的非洲豬瘟局勢

     

    1 明確形勢,科學(xué)檢測

     

    明確當前疫情可防可控。在合適時(shí)機,合適部位,采取合適的、有代表性的樣品,及時(shí)、妥善地送樣,通過(guò)科學(xué)檢測方案,早發(fā)現,早報告,助力非洲豬瘟防控。不要被一些文獻牽著(zhù)鼻子走,非洲豬瘟病毒確實(shí)有變化,但是其防控整體方案還是可行的,因此大家不需要太擔心;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2 抓牢非洲豬瘟生物安全防控

     

    復盤(pán)和重鑄生物安全防控系統,樹(shù)立生物安全防控的信心,努力償還“生物安全債”,論持久戰,長(cháng)期主義;常練常新;以人為本,人性和流程相匹配;嚴抓過(guò)程管控,引入過(guò)程反饋監督機制,例如智能設備的運用等;制度性檢查和審計;生物安全文化建立;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3 經(jīng)營(yíng)性“防非”

     

    豬價(jià)上不賭行情,“防非”上不碰運氣,打造“不怕非洲豬瘟”生產(chǎn)模式。選擇靈活的生產(chǎn)節律,測算不同非洲豬瘟疫情下對生產(chǎn)的各種影響。在非洲豬瘟防控“紅線(xiàn)”的基礎上,要抓牢經(jīng)營(yíng)成本底線(xiàn),從豬苗健康、生產(chǎn)節律和計劃、生產(chǎn)性能、飼料營(yíng)養管控、健康管控、死亡率管控、藥苗管控、檢測系統提升和環(huán)保管理等綜合提升生產(chǎn)水平;在低行情下苦練內功,增強體系化建設,做好打硬仗的準備;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4 高效復產(chǎn)

     

    發(fā)生非洲豬瘟后,首先按科學(xué)方案處置,降低環(huán)境污染,要針對生物安全問(wèn)題進(jìn)行生物安全改造和人員培訓落實(shí),針對污染問(wèn)題進(jìn)行專(zhuān)業(yè)洗消,場(chǎng)區生產(chǎn)或者生物安全改造中需要注意靠體系“防非”,不靠“孤勇者”,整個(gè)場(chǎng)區做到區域防交叉管理;同時(shí)優(yōu)化生產(chǎn)模式,利用當前種豬低價(jià)情況,優(yōu)化生產(chǎn)計劃;復產(chǎn)洗消時(shí)在外部準備豬群,做到“復產(chǎn)即分娩、即滿(mǎn)產(chǎn)”;徹底和弱毒決裂:快速處置,保持豬場(chǎng)的凈化狀態(tài),母豬場(chǎng)千萬(wàn)不能“帶毒生產(chǎn)”,可以利用相關(guān)母豬的殘值培育健康的后備,以免得不償失;低成本獲得母豬:掌握“種肥母豬”低成本轉換的關(guān)鍵點(diǎn),甚至從小仔豬開(kāi)始培育;選擇合適的入手時(shí)機;低成本代養模式:選擇良好生物安全的場(chǎng)線(xiàn)代養種豬;預估各種可能的風(fēng)險,建立風(fēng)險緊急應對方案,處于不敗的境地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專(zhuān)家點(diǎn)評

     

    2018年國內發(fā)現首例非洲豬瘟疫情至今已逾5年半時(shí)間。由于初期錯過(guò)了最佳的控制時(shí)機,導致疫情快速在全國蔓延。非洲豬瘟病毒在我國流行的季節性和地域性不明顯,且非洲豬瘟病毒毒株呈現復雜化,包括基因Ⅰ型、Ⅱ型野毒株、自然變異毒株及人工缺失毒株等。更為棘手的是,目前現地檢測到大量的基因Ⅰ型和Ⅱ型嵌合重組毒株。從2023年冬季北方地區的檢測數據看,嵌合重組毒株的檢出占比達到50%以上,尤其是疫苗毒感染后,清場(chǎng)的風(fēng)險急劇增加,給非洲豬瘟的防控帶來(lái)了更大的挑戰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根據2023年冬季疫情呈現的新特點(diǎn),陳芳洲老師從客觀(guān)(氣候、地理)和主觀(guān)(生物安全債)兩方面進(jìn)行了系統分析,有助于養豬從業(yè)人員找準方向,抓住關(guān)鍵點(diǎn)。非洲豬瘟防控的底層邏輯仍未變,科學(xué)、簡(jiǎn)單、高效、人性化的生物安全體系仍是最佳選擇。豬場(chǎng)應根據所在區域流行的毒株類(lèi)型、豬場(chǎng)存在的短板進(jìn)行針對性的補強,尤其要加強實(shí)驗室的非洲豬瘟病毒檢測能力。及早發(fā)現病毒是豬場(chǎng)能否處置成功的關(guān)鍵之一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如何在當前日趨復雜的非洲豬瘟防控形勢下,抓住主要矛盾,有效防非?陳芳洲老師從檢測、系統防非、經(jīng)營(yíng)性防非、科學(xué)高效復產(chǎn)四個(gè)方面提出了操作性強的合理化建議。希望養豬從業(yè)人員在深刻領(lǐng)會(huì )文章內涵的基礎上,結合豬場(chǎng)實(shí)際,在實(shí)踐中提升自身的非洲豬瘟防控能力。


    (審核編輯: 豬豬俠)

      我來(lái)說(shuō)兩句(0人參與評論)